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公告公示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征集 [ 2017-5-23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省法 [ 2017-4-25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筹备 [ 2017-4-25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筹备 [ 2017-4-20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在全 [ 2017-4-18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发布 [ 2017-4-1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20 [ 2017-3-16 ]
关于举办第十届“葫芦岛法治论坛 [ 2015-11-8 ]
葫芦岛市连山区永翔养殖专业合作 [ 2014-9-16 ]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葫芦岛市法学会
通讯地址:葫芦岛市龙湾新区龙程路7号
联系电话:0429-3110233 3113758
传 真:0429-3110233
邮 编:125000
网 址:www.hldfxw.com
电子信箱:hldfxh@126.com
论法之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法之坛  
从历史发展看劳动教养制度之延续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1-6-25  点击次数:1183 返回
 

从历史发展看劳动教养制度之延续

葫芦岛市劳教所 王 慕

我国的劳动教养制度应该废除吗?当前对此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并且都进行了充分论证。笔者认为,劳动教养是独具中国特色的法律制度,审视劳动教养制度的发展历史,它在我国建国以来的不同历史时期总会发挥的不同作用,为维护社会稳定做出了重要贡献,虽然存在瑕疵但是不能轻言废除,应该用科学的发展观不断对其改革、发展和完善,使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延续。

劳动教养制度从创立之初至今已有五十多年的历史,它在中国法治建设发展的不同历史时期,根据社会发展的不同需要,运用不同的指导方针,为社会的发展提供了有效的服务,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此,我们从劳动教养制度产生发展的三个重要历史阶段,看劳动教养制度延续的必要性。

(一)创立初期的劳动教养制度。在新中国建立初期,我国还处在经济、政治和法治建设工作需要规范和完善阶段,为此迫切需要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而当时的社会环境是极其复杂的,并且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一是罪行轻微的反革命分子、反社会主义的反动分子被各个单位开除无生活出路,对社会心怀不满的;二是是有流氓行为、盗窃诈骗行为,但不追究刑事责任的人员,严重违反社会治安但又屡教不改对社会具有危害性的;三是有劳动能力但是拒绝劳动或者破坏纪律、妨碍公共秩序受到开除处分,无生活出路的;四是不服从工作分配和就业安置,或者不接受从事劳动生产劝导,无理取闹、妨碍公务屡教不改的。这些人员游手好闲混迹于社会,寻讯滋事,制造事端,违反法纪,不务正业,对社会秩序的稳定和新生政权的巩固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为了巩固新生政权我国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镇压反革命运动,在取得重大胜利的基础上,又在机关内部开展了大规模肃清暗藏反革命分子运动。1955年8月,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彻底肃清暗藏反革命分子的指示》指出:“对这次运动中清查出来的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除判处死刑和罪状较轻、彻底坦白或因立功而继续留用的以外,分两种办法处理。一种办法,是判刑后劳动改造。另一种办法,是不够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适用于继续留用,放到社会上又增加失业的,进行劳动教养……。”这是劳动教养概念的第一次提出。为了对其在法律上进行规范,1956年1月党中央发布了《关于在各省市应立即劳动教养机构的指示》,并在其性质、任务、指导原则、审批权限、领导和管理等问题做了规定,从此,劳动教养制度在我国产生了。1957年8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是我国第一部劳动教养法规。这一时期劳动教养工作执行和管理机关是公安和民政部门,劳动教养的方针是:“把游手好闲、违反法纪、不务正业的有劳动能力的人,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以维护公共秩序和有利于社会建设。”依据这一方针,劳动教养机关对一大批适用人员进行了劳动教育改造,为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开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

(二)改革开放初期的劳动教养制度。由于受左的思潮的影响,劳动教养制度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不但突破了法规规定的收容对象和范围,其权限也没有得到遵守。特别是“十年浩劫”是我国的劳动教养制度与法制建设一起,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践踏,并且把劳教人员当作专政对象对待,使之上升为敌我矛盾。由于意识形态领域的混乱以及法治建设遭到破坏,在文化大革命后期社会治安情况不断恶化,刑事案件大幅攀升,严重影响了社会正常的秩序。为此,这一时期劳动教养的对象基本上以刑事案件有关的违法违纪人员为主。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拨乱反正,为劳动教养事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历史契机。首先是劳动教养法律法规的进一步完善,1979年12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补充规定》以及《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1982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公安部发布了《劳动教养试行办法》。198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1990年《关于禁毒的决定》,1991年通过了《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等法律,对劳动教养对象进行了扩大,并将劳动教养定位为实行强制教育改造的行政措施以及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一种方法。而这一时期的劳动教养工作方针和指导思想同时发生了变化。主要指:“在严格管理下,通过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文化技术教育和劳动锻炼,把他们改造成为遵纪守法。尊重公德,热爱祖国,热爱劳动,具有一定文化知识和生产技能的建设社会主义的有用之材。”在这一工作指导方针与建国初期的指导方针的主要区别在于,劳动改造功能成为主要功能。特别是经过1982年的严打斗争,使一大批对社会治安的稳定带来不良影响,具有违法行为而未触犯刑律的人员纳入了劳动教养范围,真正起到了震慑刑事犯罪,教育轻微违法犯罪人员的作用,为初期的改革开放净化了社会环境。从1983年开始,司法行政机关成为劳动教养工作的管理机关。

(三)与“法轮功”邪教斗争时期的劳动教养制度。从九十年代初期开始,劳动教养工作的指导方针再一次进行了调整和定位,即“教育、感化、挽救。”同时推出了“像老师对待学生,像医生对待病人,向父母对待子女”的“三像”原则。这次工作指导方针的调整和定位,使劳教管理工作朝着人性化管理迈出了重要一步,同时,国务院对劳动教养的行政处罚性和教育改造性进一步做出了认定。按照这样的方针和工作原则,劳动教养机关成功地对劳教对象开展了教育转化工作,受到了明显的社会效果。进入九十年代末期,“法轮功”邪教组织开始在全社会凸现,至二十年代初期甚嚣尘上,他们通过推出一整套歪理邪说蒙骗群众,毒化人们的心灵,至使一大批人员受骗上当并深深陷入其中,其组织之严密及影响范围之大,对社会的稳定带来了的影响之深,是有目共睹的。在习练“法轮功”人员中,除少部分人触犯了刑律之外,绝大部分人属于受蒙骗上当其行为不能构成刑事犯罪,但是对这些人有迫切需要在一定的场所进行深入的教育转化工作,为此,劳动教养工作的教育改造性和行政处罚性质的作用发挥了重要作用。从二十年代初期开始,一大批“法轮功”人员被送到劳动教养所,劳动教养机关正是运用“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和“三像”的工作原则,劳教干警开展了大量的、艰难的教育转化工作之后,使其中绝大多数“法轮功”劳教学员思想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脱离了邪教组织,正常地回归了社会。就此可以说,如果当时没有劳动教养机关,我们还有什么其它合适的组织和机构,还有什么合理合法的理由来解决这一尖锐的社会问题?

西方人权组织历年来都要在国际人权会议上对我们的劳动教养制度进行鞭挞,国内的一些专家学者也发出了废除的声音。他们的观点概括起来主要有:侵犯司法人权问题、审批程序和监督机制不健全问题、法律性质和严厉程度不相适应问题、缺少法律依据问题等等。笔者认为,劳动教养制度的延续是必要的,解决存在的问题是必须的,而解决问题的核心是立法问题。

我们国家实行的是依法治国,建立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劳动教养制度也不能例外必须有法律来规范。而劳动教养制度从1955年创立开始是由党的文件提出的,后来通过国务院先后通过了一些决定、规定、办法等,可以说以后所有关于劳动教养文件的出台,都是行政法规或规章性质,不具备法律性质。1998年我国已经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其中第九条第一款明确规定:“除非依照法律所规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其中所说的“法律”是指立法机关依据法律程序制定的法律,而不是经过立法机关授权后产生的行政法规或规章。随着我国立法进程的不断加快,全国人大通过了《立法法》,其中明确规定:对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由全国人大及常委会通过制定法律来规定。很显然我们国家的劳动教养制度缺乏有效法律依托,为此,加速劳动教养制度的立法进程,使之由规章层面提升到法律层面,把法律作为调整劳动教养法律关系的唯一途径,是解决劳动教养制度存在的问题是当务之急。必须实现劳动教养工作与法律的衔接,需要通过立法解决劳动教养制度存在的问题很多,但是亟待解决的有如下几个方面问题:

(一)通过立法明确劳动教养的性质。《劳动教养试行办法》对劳动教养制度的定位是,对被劳动教养的人实行强制性教育改造的行政措施,是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一种方法。但是我国的劳动教养制度确实存在着,在审批程序上的行政性,在教育改造手段上的刑事性,为此专家学者对此争论颇多。笔者认为,应该通过立法将劳动教养制度定位为刑法上的保安处分性质。保安处分是指:以特殊预防为目的,以人身危险性为适用基础,对符合法定条件的特定人所采用的,以矫正、感化、医疗等方法,改善适用对象,预防犯罪的特殊措施。保安处分又分为行政法上的保安处分和刑法上的保安处分。行政法上的保安处分不以犯罪和危害行为为前提,只是把有犯罪或危害行为的可能性作为前提。刑法上的保安处分,把已经实施犯罪行为或客观上达到犯罪危害程度的危害行为作为前提条件,目的是预防其再次犯罪。而劳动教养的前提条件是已经实施了违法犯罪行为,但是罪行轻微不够刑事处罚条件的,对其实行劳动教养是为了预防再次实施违法行为以至达到犯罪的危害程度,所以通过立法应该按照刑法上的保安处分定位。世界上许多国家,如德国、日本、巴西、瑞士、意大利、泰国等都在刑法典中设立了保安处分专章,值得我们国家借鉴。

(二)通过立法促进劳动教养程序公正。程序公正是实现公平正义有效途径,没有程序公正就不会有司法公正,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就不会得到保障。劳动教养工作的程序公正,应该是指通过立法,确保劳动教养对象的提送、审批、执行、复议各个环节在法律的框架内运行。笔者认为,对劳动教养对象的提送权、审批权、执行权应该分权而治各行其职,改审批权为司法裁决权。特别是司法裁决权,应该研究如何在法律的框架内,设立特定的机构,采取简易的司法程序,对劳动教养对象依法做出正确的裁决,并且保证劳动教养对象各项权力的充分行使。

(三)通过立法明确劳动教养对象和范围。在历史发展的不同时期劳动教养有着不同的范围和对象。在建国初期主要是以无生活出路而违法的人员为主,八十年代初期主要是以刑事违法人员为主,进入九十年代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主要以侵财的违法人员为主。不管不同历史时期对劳动教养范围和对象如何确定,这些对像具备的共同特征是,具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并不够刑罚处罚的条件,屡教不改,对其放任下去有可能危害社会。所以,需要通过立法对劳动教养的对象和范围做出明确的界定,从而保证执行劳动教养法律的一贯性,不因时事的变化而变化。笔者认为应该遵循如下原则:一是有民愤,群众反映强烈;二是屡教不改,对社会切实构成了危害;三是防止对象和范围的无限扩大,四是考量大规模违法突发事件产生的社会危害程度。

(四)通过立法确定劳动教养期限。有人认为,劳动教养1—3年的期限过长,甚至超过了刑罚中的管制和拘役,有的劳教人员宁可到监狱去服刑,也不愿意被劳动教养。劳动教养期限的长短,应该与劳教对象违法程度有关,也与教育、感化、挽救所需要的时间有着必然的联系。所以,应该通过立法继续确立原有的劳动教养期限。

我国劳动教养制度从1955年开始创立至今,劳动教养工作始终随着社会发展而发展变化。作为劳动教养的执行机关,应该按照周永康同志提出的,以教育人、转化人为首要标准的要求,运用科学的思维理念,在新形势下积极探索新的途径,创办特色劳动教养管理工作。

(一)变劳动改造型为学习转化型。传统的劳动教养工作以劳动改造为主要管理模式。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劳动教养学习转化管理模式的作用日显突出。劳动改造是通过对人的身体的磨练进行的强制性劳动,必要的劳动是应该的,但是长期的甚至是超过强度的劳动具有一定的惩罚性,不但不利于转化,而且容易产生对抗的心里机制,不利于教育转化工作的开展。学习转化是通过对人的心理机制的教育,很容易促进人的思维观念的转变。比如,我们对“法轮功”劳教学员基本上是采取学习教育的方式,验证了学习转化的实际效果。所以,应该建立以学习转化为主,兼之以适度劳动的管理模式作为劳动教养的主要管理工作模式。有人提出劳动教养的机构名称与之不相适应,对此应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更改。

(二)把学历教育和技能教育作为重要方式。劳动教养学员普遍存在文化素质差,缺少技能,法律意识淡薄,并普遍具有犯罪心里的特点。他们在已经实施了轻微违法犯罪行为的基础上,随时具有继续实施违法行为危害社会并触犯刑律的危险。所以,应该对其实行学历教育和知识技能教育。一是开展学历教育。结合劳教学员现有的知识结构,协调有关部门分别开设不同级别的学习班并发给相应的学历。我们相信,只要是文化素质提高了,其思维方式一定会发生潜移默化的转变。二是开展技能教育。我们强调的对两劳释解人员安置帮教工作,在实践中很难得到很好落实,其中与他们没有一定的知识技能有很大关系。为此,应该根据劳动教养机关的实际条件,开设不同类别的类似职业学校性质的技能教育课程,并协调有关部门发给相应的证书,为他们回归社会、立足社会创造条件,同时用掌握的一技之长为社会服务。

(三)干警从管理型向管理型加学者型转变。劳动教养工作正在从劳动改造向违法行为的矫治方向过度,其发展趋势越来越明显。已经习了以劳动管理型为主的赶紧队伍如何能够适应新的工作方式的需要,是摆在我们面前十分现实而又迫切的问题。如果劳教干警本身不具备一定的知识素质,就不会很好适应教育矫治工作的需要。为此,应该在保留管理工作经验的基础上,为干警的教育培训工作创造条件,使之不断吸收新的知识,成为开展新型管理教育工作的专业型人才。

(四)继续保留对劳教学员管理的强制性。劳动教养制度以后不论向哪个方向发展,转化成何种方式,都必须要对其强制性给予保留。因为,管理的对象是具有轻微犯罪行为的人员,违法犯罪、自由散漫、危害社会是他们的主要特点。很难想象用自由开放的方式将这样一些人组织在一起,集中到一定的场,在一定的期限内,进行有效的教育转化工作。所以,教育转化工作的前提必须是强制的,如果没有强制性,教育转化机构就会失去存在的意义。

活动之窗 | 天地之秤 | 护法之剑 | 金盾之光 | 扬法之帆 | 荣光之册 | 会员之家 | 他山之石 | 论法之坛 | 法询之友
主办单位:葫芦岛市法学会
通讯地址:葫芦岛市龙湾新区龙程路7号 邮 箱:125000 联系电话:0429-3110233 3113758
传真:0429-3110233 电子信箱:hldfxh@126.com
备案号:辽ICP备110072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