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公告公示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征集 [ 2017-5-23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省法 [ 2017-4-25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筹备 [ 2017-4-25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筹备 [ 2017-4-20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在全 [ 2017-4-18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发布 [ 2017-4-1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20 [ 2017-3-16 ]
关于举办第十届“葫芦岛法治论坛 [ 2015-11-8 ]
葫芦岛市连山区永翔养殖专业合作 [ 2014-9-16 ]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葫芦岛市法学会
通讯地址:葫芦岛市龙湾新区龙程路7号
联系电话:0429-3110233 3113758
传 真:0429-3110233
邮 编:125000
网 址:www.hldfxw.com
电子信箱:hldfxh@126.com
扬法之帆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扬法之帆  
关于新形势下强制执行效力公证若干问题的思考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7-5-23  点击次数:1173 返回
 

关于新形势下强制执行效力公证

若干问题的思考

葫芦岛市连山公证处  王亮

 

摘要:

当前,随着十八大建设法治社会和法治政府,继续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经济形势下行压力大等原因的环绕下,公证事业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考验与挑战,传统公证事项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新机制下的新生事物不断的冲击公证业务范围,这其中就包括公证机构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债权文书公证事项所面临的一些新问题,本文就该问题展开一些思考。

关键词:公证业务范围 公证受理  强制执行效力 执行证书

 

一、新环境下,强制执行公证存在的必要性和局限性

现在,公证机构办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债权文书公证的依据是二〇〇〇年九月《最高法、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以下简称“联合通知”),和《公证法》的相关规定,而且具体的规定多散见于程序法、证据法中,比如民诉法的相关规定。上述规定,既是办理公证的法律依据也是强制执行效力的法律支撑。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日益发展,公证机构办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公证业务范围方面还是很狭窄、业务拓展并不顺畅,而且容易被当事人利用实现其非法目的的“合法手段”。

(一)必要性

强制执行类公证是司法权部分行政化的结果,依靠国家信誉来约束、监督、沟通、指导部分民事法律行为、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和文书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证明的“准司法”活动。公证书是证明法律行为、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和文书的真实性、合法性的可靠的司法证明文书,被广泛地运用,公证书也得到了公证当事人的承认,在域内、域外都具有法律证明力,是进行民事、经济交往不可缺少的法律文书。这是公证证据效力体现和延伸,也是强制执行公证存在的社会基础和法律基础,是新形势下强制执行公证得以发挥“防止纠纷,减少诉讼”重要功能的集中体现和必要的诉前司法制度。同时,强制执行公证也有如下的优越性:

1、强制执行公证实质是一项预防纠纷、减少诉讼的纠纷解决机制,主要是为了维护强制执行公证当事人双方的权利得到满足的同时义务履行的也顺畅,权利、义务均在被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中明示且经所有公证当事人自愿协商一致,根据民商事法律中“禁止反言”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自愿原则、意思自治原则,由具有国家证明权的公证机构通过行使国家证明权予以公证并根据当事人意思自治,赋予该债权文书强制执行效力。一方面对债务人义务的履行进行规制,监督、督促其按约定履行义务,限制了其诉权的行使,明确其按照强制执行公证这种纠纷解决机制处理问题;同时,对公证事项严格按照公证业务范围和公证受理条件进行审查,确保债务人符合公证当事人的要求条件,维护其自愿、意思自治原则不受干扰和胁迫,充分保障债务人的选择权。二是约束债权人严格执行债权文书的规定,及时行使权利, 避免债务人的违约责任不正当的扩大。

2、效率和效益是强制执行公证存在的重要意义,也是强制执行公证的首要价值。充分发挥强制执行公证的纠纷解决机制,减少诉讼,优化司法资源,促进民商事业务的高效、快速发展,维护债权人利益和公证当事人的诚信的树立、完善和发展。根据债务人自愿约定的“如本方未按约定履行义务,自愿接受法院的强制执行”的纠纷解决办法,尽快帮助债权人实现债权,节省时间和司法资源,促进债权人业务高效、快速的发展同时在尊重债务人抗辩权的同时要求债务人严格按照约定履行义务,债务人的异议抗辩如不构成出具执行证书的限制条件的话,债务人须严格履行执行证书中的义务。

强制执行公证在经济等民商事纠纷的预防和解决方面有着独到作用,能够最大限度的兼顾效率与效益,而效率和效益是经济等民商事活动的利益之源,是债权人利益最大化的重要保障,但是,一项制度都是有两面性的,有利也有弊,强制执行公证制度也不例外。

(二)局限性

强制执行公证制度为当事人和司法审判机关所诟病的在于其受理公证制度的审查标准及如何衡量、判断、受理公证和出具执行证书的条件判断标准及如何保障当事人的抗辩权和司法机关对执行证书审查的标准和要求一致性问题。

1、根据联合通知的规定, 以给付货币、物品、有价证券为内容的债权文书且当事人都对文书中有关给付的内容无疑义,如果债务人承诺自己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合同义务时无需经过法院诉讼程序直接接受法院的强制执行,公证机构可对双方所签订的债权文书赋予强制执行效力。一旦债务人不履行债务,债权人即可持强制执行公证书和执行证书向有管辖权的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以保护债权。这就要求公证机构对是否受理并赋予债权文书强制执行效力的业务范围和条件进行审查,由于联合通知规定的笼统性,导致各公证机构都有不同的理解,比如债务人选择强制执行公证的条款意味着一定程度上诉权的放弃,但抗辩权并未放弃,这就直接导致了出具执行证书时是否需要审查、接受债务人的抗辩行为和事实,另外如经债务人与债权人商定,可否以明示的方式排除债务人相关抗辩权的行使?针对“给付内容无疑义”是要求在签订债权合同时还是出具执行证书时审查?等等这些,都影响着强制执行公证制度的实际操作。

2、我认为,根据民商事法律原理,债权是平等当事人之间发生民事行为债权是一种典型的相对权,只在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发生效力,原则上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债之关系不能对抗第三人。那么,强制执行公证中债务人可在自愿的前提下,限制己方诉权和抗辩权的行使,只要放弃权利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不违反人身权利,单纯是以给付货币、物品、有价证券的利益的为前提的,债务人都可限制行使且这种“无疑义”我认为是在签订债权合同时就说明知的。至于出具执行证书时有疑义,我认为此种疑义大多是针对具体执行数额的异议而不是针对债权债务关系和违约、承担法律责任的事实且此种疑义多为计算方法等技术问题,可由法院在执行过程中裁定,不属于债务人阻碍公证机构出具执行证书的理由和依据,因为这种疑义已在办理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时就约定以合同条款为准的。这就要求公证机构严格执行、审查强制执行公证的债权文书的范围和要件。

 

二、关于强制执行公证债权文书的范围和受理审查标准

强制执行公证所追求的效率与效益是这一公证事项存在的基础,满足了公证当事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需求,但是是以限制债务人纠纷机制选择权和处理结果的抗辩话语权为代价的,这就要求公证机构严格执行联合通知的规定,避免不正当的损害债务人的正当权益。在强制执行公证的受理范围、审查标准上严格要求,确保强制执行效力无瑕疵。

(一)公证机构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的必备要件

根据联合通知第一条规定,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须具有给付货币、物品、有价证券的内容的单务合同或准单务合同(在一方义务已完全正确履行的前提下,确定相对方按照约定履行义务),且当事人在定立合同时债权债务关系明确(合同内容明确理解)、对有关给付的内容(数量、计算标准、计算方式、时间等)无疑义,同时须在合同中载明当债务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义务时自愿接受依法强制执行的承诺。受公众机构的职能和审查方式的限制,公证机构无法对所有债权文书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在受理及办理强制执行公证时,公证机构只是对当事人签订债权合同时的意思自治(意思表示)和债务人自愿接受强制执行条款的承诺进行固定,进行合法性审查。赋予债权文书强制执行效力的基础在于对给付的内容无疑义并且当事人在签订合同书就强制执行的条件、推定事实的成立、自愿接受强制执行效力达成一致意见,且多为给付之债(主要是金钱给付义务、特定物返还义务)而不是相关合同的全部内容都具有强制执行效力。

(二)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的范围问题

在实践中,赋予主合同强制执行效力时该强制执行效力是否同时给予从合同(比如抵押合同、承担连带责任的保证合同、质押合同),担保类从合同可否具有独立性等问题尚有争议。在司法实践中,公证机构大多倾向于将担保类(承担连带责任)合同纳入到强制执行公证范围。比如《江苏省公证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主债权文书中给付义务上设有抵押、质押或连带责任的保证,担保人愿意接受强制执行并经公证的,适用强制执行公证制度。从而全方位的维护债权债务关系的合法性,保障当事人的正当权利,促进经济、民事合理、合法、有序、高效的发展。为强制执行效力公证业务的拓展开辟新的方向。

 

三、拓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范围,开拓新局面

根据联合通知、《公证法》和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的规定,赋予了公证机构对具有给付内容的部分债权文书公证可附加强制执行效力并对此提供司法支持,即人民法院认可其强制执行效力。但目前来看,该类债权文书的范围还仅局限于借贷类债权债务合同,对于其他非以金钱为给付内容的债权文书能否附加强制执行效力还存有异议且公证实践中尚在探索,比如借用合同、融资租赁合同、有无财产担保的租赁合同等如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审查过程中是否需要进行资质审查?上述合同所涉及的标的物是否是特定物?具备强制执行效力的是借用特定物、租赁物的返还义务还是相关费用、租金的给付义务?这些疑问都是阻碍着强制执行公证的拓展,也期待着我们公证人共同努力去解决的。

总之,赋予强制执行公证是社会经济和法治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法律正义与公众维护正当利益相平衡的结果。公证机构要建立健全相关规章制度,减少诉讼,预防纠纷,及时高效的维护当事人的权益,充分发挥强制执行公证的诉前预防性功能。

 

 

 

参考文献:

1、李全一:《如何应对债权文书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的新变化》,《中国公证》,2008年第5期;

2、张文章主编:《公证制度新论》(第二版),厦门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2版;

3、李锦双.论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债权文书若干法律问题【J】.企业导报,2013(2);

4、庞敬.赋予债权文书强制执行效力公证的优缺点及常见问题探讨【J】,法制与社会,2011(9).

活动之窗 | 天地之秤 | 护法之剑 | 金盾之光 | 扬法之帆 | 荣光之册 | 会员之家 | 他山之石 | 论法之坛 | 法询之友
主办单位:葫芦岛市法学会
通讯地址:葫芦岛市龙湾新区龙程路7号 邮 箱:125000 联系电话:0429-3110233 3113758
传真:0429-3110233 电子信箱:hldfxh@126.com
备案号:辽ICP备110072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