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公告公示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征集 [ 2017-5-23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省法 [ 2017-4-25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筹备 [ 2017-4-25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筹备 [ 2017-4-20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在全 [ 2017-4-18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发布 [ 2017-4-1 ]
关于转发辽宁省法学会《关于20 [ 2017-3-16 ]
关于举办第十届“葫芦岛法治论坛 [ 2015-11-8 ]
葫芦岛市连山区永翔养殖专业合作 [ 2014-9-16 ]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葫芦岛市法学会
通讯地址:葫芦岛市龙湾新区龙程路7号
联系电话:0429-3110233 3113758
传 真:0429-3110233
邮 编:125000
网 址:www.hldfxw.com
电子信箱:hldfxh@126.com
护法之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护法之剑  
防范刑讯逼供的制度机制研究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7-5-23  点击次数:1177 返回
 


 

防范刑讯逼供的制度机制研究

          

                                                       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 周丽娜

 

刑讯逼供是指司法工作人员采用肉刑或变相肉刑折磨被讯问人的肉体或精神,以获取其供述的一种极恶劣的审讯方法。它不仅侵害了公民的人身权利,而且还危害了司法制度及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

在司法实践中刑讯逼供相当程度的存在,原因是多面的,概括起来主要是内在驱动和外部便利。技术侦查手段的落后,导致办案人员对口供的严重依赖,是刑讯逼供的内在驱动;而侦押一体化的办案模式、外部对执法过程的监督的缺失以及对刑讯逼供行为的制裁不力为刑讯逼供提供了外部便利。本文从刑讯逼供存在的源头入手,结合我国法律和司法实际,就如何防范刑讯逼供提出相应的对策。

一、提高技术侦查水平,使司法人员不必刑讯逼供

技术侦查措施,是指侦查机关运用技术装备调查罪犯和案件证据的一种秘密侦查措施,通常包括电子侦听、电话监听、电子监控、秘密拍照、录像、进行邮件检查等秘密的专门技术手段。

随着科技的发展,犯罪也越来越向着智能化、隐蔽化发展;虽然我国已多次应用高科技手段来破获案件,但总体设备落后,更新速度远远不能适应侦破案件的需要,一方面降低了破案率,挫伤了侦查人员的办案积极性,另一方面也加大了侦查人员对口供的依赖性。

新刑诉法在“侦查”一章中增设了“技术侦查”一节共五个条文,对技术侦查适用的时间、范围、程序等作出了严格的规定,使技术侦查有章可循。

有了强大的技术侦查力量支持,我们的侦查模式就可以从单一的“由供到证”转变成“由证到供”、证供相互佐证。新刑诉法第152条规定,采取侦查措施收集的材料在刑事诉讼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这就大大减少了对口供的依赖,转而从外围查找证据,突破案件,司法人员也就不必进行刑讯逼供了。

二、确立非法证据排除,使司法人员不愿刑讯逼供

国际两大法系在诉讼模式和诉讼目的体系配置方面的相互借鉴和吸收,虽然在理论上价值倾向有所不同,但都趋同于对非法手段取得的言词证据予以排除,尤其是对于刑讯逼供取得的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一律加以排除。

我国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款“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第二款“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当排除的证据的,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此条对非法证据的效力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对于非法证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

第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在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的过程中,人民检察院应当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加以证明。”第二款“现有证据材料不能证明证据收集的合法性的,人民检察院可以提请人民法院通知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出庭说明情况;人民法院可以通知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出庭说明情况。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也可以要求出庭说明情况。经人民法院通知,有关人员应当出庭。”此条明确了证据合法性的举证责任,并对侦查人员出庭作证作出了明确规定。

证据制度的完善,对于非法证据的排除和证据合法性的举证责任,使得司法人员的取证的过程中,不得不考虑证据的效力及要承担的责任。既然刑讯逼供取得的证据已经没有法律效力且有风险,司法人员也就没有动力而不愿进行刑讯逼供来获取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了。

三、建立违法惩戒制度,使司法人员不敢刑讯逼供

非法证据排除使得司法人员对刑讯逼供行为缺失了内在动力,而建立相应的惩戒制度,把司法人员的自身利益与取证行为的合法性联系起来,使司法人员不敢刑讯逼供。

一是在刑事侦查过程中建立讯问录音、录像制度。对于司法人员在办案中的行为进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有两个作用。首先是对犯罪嫌疑人的供述起到一个肯定证据的作用,其次是对办案人员的一种制约。因为如在办案过程中,司法人员有不规范、不合法的行为,将影响到证据的效力,甚至是成为追究办案人员责任的证据。新《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侦查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可以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对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或者其他重大犯罪案件,应当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录音或者录像应当全程进行,保持完整性。”我国检察机关在2004年试行办案过程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在规范办案过程、规避办案风险方面取得了良好效果。公安机关现在也正在逐步推进办案过程录音录像制度。

二是加大对刑讯逼供行为的责任追究力度。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这在实体法上规定了司法工作人员非法取证达到犯罪程度时应给予的处罚。但是对违法还未达到犯罪程度的司法工作人员却无明文规定其责任。笔者认为这些责任应当包括行政责任、经济责任和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可按公安司法机关内部惩戒规定进行,但规定要明确。经济责任,可以通过国家赔偿进行救济。刑事责任在刑法上已经比较明确规定了,但刑法还应适当放宽刑讯逼供罪的构成要件,适当加重对此罪的量刑幅度,使得执法者在刑讯之前须要权衡利弊、三思而后行,不敢轻易法。

四、加强外部监督制约,使司法人员不能刑讯逼供

我国侦查监督体制的不严密,导致侦查权的滥用,使得犯罪嫌疑人缺乏必要的与国家公权力相对抗的合理的制衡力。在这种情况下,侦查机关对犯罪嫌疑人的讯问客观上处于一种被自身严密控制的不公开情形之下。这时候不仅犯罪嫌疑人的亲属、律师无法与其见上一面,就是对公安机关负有监督职能的检察机关也根本无法对该阶段的侦查活动进行监督。因而侦查机关很容易进行刑讯逼供,即使出现了什么问题,由于侦押一体化,也便于掩饰。从而在客观上为刑讯逼供的发生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只有加强外部监督制约,使司法人员的讯问过程处在第三方的监督之下,而不能进行刑讯逼供。

一是实行侦押分离模式。在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负责对嫌疑人实施未决羁押的,都不是由警察控制的看守所或拘留所,而是由司法行政机构控制的监狱,政府矫正部门设置的专门未决羁押场所,或者由法院控制的专门羁押场所。因此,在这样一系列近乎周全的制度保障之下,嫌疑人在羁押性讯问期间的自愿性和自主性,一般都能够得到相当程度的保证,刑讯逼供这一违法行为也能够得到相当程度的遏制。而我国我国实行的是看守预审一体化的侦查体制,侦查权、审讯权、羁押权统一于侦查机关。犯罪嫌疑人一般是被羁押在直接负责侦查的公安部门的看守所,虽然侦查和和羁押是不同职能部门的职责,可是羁押管理权和侦查权同时隶属于特定的公安机关。而且侦察机关能够掌握运用的羁押时间较长,侦查人员基本上可以根据侦查的需要随时提审犯罪嫌疑人,审讯手段几乎不受任何限制。因此,必须实行刑事侦查权和羁押权的分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被带到专门的羁押地点关押。讯问时,由侦查机关向羁押机关提出申请,讯问场所和讯问时间也应全部由羁押机关安排。侦查机关没有关押机关的同意,不能以任何理由把犯罪嫌疑人带离羁押机关或随意延长讯问时间。这样一来,侦查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讯问处在羁押机关的监督之下,侦查机关就很难对他们进行刑讯逼供了。

二是赋予犯罪嫌疑人讯问时律师在场权。讯问犯罪嫌疑人时,律师有权在场是世界各国的通行规则,辩护律师的到场,应当成为嫌疑人的自由选择权。具体而言,嫌疑人已经委托辩护律师的,侦查机关在举行羁押性讯问之前,必须告知其有权要求辩护律师在场。如果嫌疑人明确要求辩护律师在场的,那么,在辩护律师到场之前,侦查人员不得对嫌疑人进行讯问。不仅如此,如果嫌疑人一开始没有要求辩护律师到场,而讯问过程中又提出这一要求的,讯问程序必须立即中止。直到辩护律师到场后,羁押性讯问才可以恢复进行。律师在场不一定是在同一个房间, 可以将律师安排在审讯室隔壁,让其通过监控的电子屏幕来看到审讯与回答的情况,以便有效地对审讯过程进行监督。在审讯的过程中,羁押机关根据案件情况和需要也可以派员在场。在这种程序中,侦查机关就不能随便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刑讯逼供了。

总之,对于刑讯逼供行为的防范,我们必须从主观原因和客观原因两方面入手,内外兼修。要提高司法工作人员的法律素质和执法水平,完善立法,加强制度建设和队伍管理,加强执法监督,从深层次入手、深化体制改革,从而彻底杜绝刑讯逼供,使我国法治更加文明。

活动之窗 | 天地之秤 | 护法之剑 | 金盾之光 | 扬法之帆 | 荣光之册 | 会员之家 | 他山之石 | 论法之坛 | 法询之友
主办单位:葫芦岛市法学会
通讯地址:葫芦岛市龙湾新区龙程路7号 邮 箱:125000 联系电话:0429-3110233 3113758
传真:0429-3110233 电子信箱:hldfxh@126.com
备案号:辽ICP备11007215号-1